前沿 名庄齐聚皮埃蒙特共对气候变化 罗曼尼康帝坚守黑皮诺 拉菲研究杂交基因

什么会议能吸引罗曼尼康帝和拉菲等世界名庄?
近日,气候变化与精品葡萄酒(Climate ChangeFine Wines)大会在意大利皮埃蒙特(Piemonte)大区阿斯蒂(Asti)省的穆拉(Mura Mura)酒庄举办。
Mura Mura酒庄
此次大会吸引了全球各国酒庄庄主及代表参与,其中包括法国勃艮第罗曼尼康帝(Romanée-Conti)酒庄联合所有人Aubert de Villaine、法国波尔多拉菲酒庄(Château Lafite)罗斯柴尔德家族的Saskia De Rotschild、法国罗纳河谷教皇新堡产区Château de Beaucastel的Jean-Pierre Perrin、澳洲凯普谷(Kamptal)产区布德梅尔酒庄(Weingut Bründlmayer)的Willi Bründlmayer等,还有来自意大利各地的知名酒庄主,例如皮埃蒙特大区巴罗洛(Barolo)产区的Elio Altare、西西里大区Planeta酒庄的Alessio Planeta、东北部特伦托(Trento)自治省Pojer and Sandri酒庄的Mario Pojer、中部托斯卡纳(Toscana)大区基安蒂经典(Chianti Classico)产区Isole and Olena酒庄的Paolo De Marchi。
这些知名酒庄代表共聚皮埃蒙特(Piemonte),共同探讨气候变化及应对策略。
气候变化、气候危机、环境灾害,这些被不断提及的词语正越来越多地影响我们的生活,也将可持续性发展问题置于辩论和交流的中心。环境保护是一个复杂的问题,为了确保人类取得具体的成果和利益,各行各业都必须发挥应有的作用。作为农业发展的排头兵,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葡萄酒行业当仁不让。
气候变暖不分国界:采摘季普遍提前 本土品种产量萎缩
本次会议开幕式由国际葡萄酒协会(Académie Internationale du Vin)的荷西·武亚莫JoséVouillamoz和意大利慢食协会(Slow Food)的卡洛·佩特里尼Carlo Petrini主持,荷西·武亚莫和卡洛·佩特里尼强调了全球变暖的后果,以及葡萄酒酒庄通过可持续行动保护土壤和生物多样性的可行选择。
荷西·武亚莫(JoséVouillamoz)
卡洛·佩特里尼(Carlo Petrini)
荷西·武亚莫说:“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,葡萄的采摘期变得越来越早,这就是全球变暖的后果之一。葡萄藤在不断地适应气候变化,五十年后我们会拥有什么样的葡萄酒呢?在博恩(Beaune),人们可能无法再种植黑皮诺(Pinot Noir)葡萄。在波尔多(Bordeaux),人们已经试验了52个更加耐热的葡萄品种。去改变一个地区种植的葡萄品种是一个影响深远的长期决策。对于那些由于本土葡萄品种产量过低而面临淘汰的地区,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投资基因遗传技术的研究。”
慢食协会的创始人卡洛·佩特里尼表示:“可持续性意味着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在生活和工作中所做的一切都必须以更高的耐用性为目标。”卡洛·佩特里尼还补充说:“气候变化将没有国界,如今我们已经面临一个没有退路的困境,我们面对的是一个生态转型的时期,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改变现在的生活方式。以前我们总认为地球的资源是无限的,其实这是一个错误的概念,气候变化就是提醒我们作出改变的警钟。尤其是农业粮食生产,占全球碳排放量的34%,而汽车、飞机和其他交通工具仅占17%。“
卡洛·佩特里尼进一步指出:”要想做出改变,以下几个方面我们必须审慎思考:集约化农业(intensive farming)、良好的农业实践(good agricultural practices)、一次性塑料的使用(the use of disposable plastic)、土壤保护、因过度建设导致生物多样性的丧失(soil protection and overbuilding with consequent loss of biodiversity)。”
罗曼尼康帝:我们决不放弃种植黑皮诺
在会议上,各国精品酒庄庄主代表们的发言表达了一个基本观点:地球上每个地区对全球变暖的感知程度不同,产生的后果也不尽相同。
罗曼尼康帝(Romanée-Conti)酒庄联合庄主Aubert de Villaine表示:“我们正面临严峻的气候危机,但我们绝对不放弃在勃艮第种植黑皮诺(Pinot Noir),我们会慢慢适应气候变化,现在进行的实验已经将气候变化考虑在内。近年来我们的葡萄酒已经不同于70年代和80年代的风格。近些年出产的葡萄酒结构更加严谨,具有更强的个性和更明显的单宁。这些变化会引导人们消费更年轻的勃艮第葡萄酒。”
Aubert de Villaine
巴罗洛过去25年气候变化大 特伦托葡萄成熟度更佳
意大利红葡萄酒产区巴罗洛(Barolo)的知名酒庄主Elio Altare表示:“我已经走过了56年的葡萄采摘季,并作了详细记录,我对每年的葡萄物候期、春季霜冻、日益增加的水资源压力、以及葡萄成熟后芳香物质的变化有长期观察。在朗格(Langhe)地区,这些方面在过去25年间发生较大改变。我们必须加强对这片土地的保护,通过种植树木和松露的宿主植物来重建环境和生物的多样性。”
Elio Altare
气候变化给世界不同产区带来的的影响各不相同,有些地区则因祸得福。
例如意大利特伦托Pojer e Sandri酒庄的Mario Pojer表示:“由于地处阿尔卑斯山,气候变暖让我们的葡萄种植向更高海拔转移,还有可能享受到来自加尔达湖(Garda)的新鲜空气。近年来,由于气候变化和气温升高,我们也看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,比如在较高海拔地区种植的葡萄(如赤霞珠)能够完全成熟。”
拉菲:利用基因技术应对气候变化
面对气候变化,为了保持稳定的品质,不同酒庄采用的田间管理思路、方式各不相同。
葡萄酒行业有一些更倾向于创新的酒庄,如罗斯柴尔德家族。Saskia De Rotschild表示,拉菲酒庄(Château Lafite)正在研究杂交葡萄品种,并在这个历史悠久的酒庄里进行恢复生物多样性的工作。
Saskia De Rotschild
教皇新堡产区Château de Beaucastel酒庄的Jean-Pierre Perrin则旗帜鲜明的反对改变葡萄的基因,他认为应当尽力保护葡萄品种的纯粹性。同时,Château de Beaucastel酒庄也在利用其他方法,包括嫁接和克隆的选择等来应对气候变化。Jean-Pierre Perrin表示:“我对大地的力量和葡萄藤适应变化的能力充满信心,葡萄酒庄要做的是陪伴和促进它适应变化。”
澳大利亚凯普谷(Kamptal)产区布德梅尔酒庄(Weingut Bründlmayer)的Willi Bründlmayer说:“我们必须做出选择,比如把穆勒·图尔高(Muller Thurgau)转移到更凉爽的地方,因为它是一种更适合冷凉气候的葡萄品种。”
托斯卡纳基安蒂经典产区Isole e Olena酒庄的Paolo De Marchi表示:“在炎热的天气中,人或动物可以寻找阴凉处和水源,但葡萄藤却不能,所以它们为了生存只能改变,寻找平衡。”
本次会议上,与会酒庄主们达成了不少共识。正如西西里Planeta酒庄的Alessio Planeta重申的那样:“葡萄种植是农业文化的样板、标杆,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。与农业的其他领域相比,葡萄酒行业负有更高的责任感。我们在未来几年的葡萄园田间管理也将成为一个典范。”
Alessio Planeta
“这是Convivio的第一次活动,”Guido Martinetti说,“我们提议将穆拉酒庄(Mura Mura)作为艺术和手工艺优秀人士的聚会场所,大家进行经验和文化交流,相互丰富视野。”